rsn的妥瑞網: 妥瑞氏症的快樂科學

當「數字強迫」遇上「完美強迫」

rsn寫於2009.07.24

很多人都有幸運數字,我也有。我從小就喜歡2和7,還有它們的組合體,例如27、72,當一些場合或文件遇到這些數字朋友時,我就覺得很舒服,也有多一些的自信^^。

在我上幼稚園前,爸爸先教了我阿拉伯數字。我覺得2跪在那裡好謙卑,相較之下,1看起來就很驕傲,3的感覺很奸詐,4看起來又很尖銳,5這個人看起來有點複雜。

我對數字的強迫思考

我在六歲讀幼稚園時就開始有強迫思考,也會和許多有強迫思考的人一樣,對數字有些固執。例如我升上高中時,座號是23,我覺得這個數字有點邪,似乎意味著我的高中生活會有衰運。我當然知道這樣的想法不合理,我更不是一個會去迷信什麼13號星期五的人。但強迫思考就是這樣,你知道事實是什麼,但你就是會有那麼點不自在。

一直到幾年前,這種對數字的小小強迫也都還有,但那沒什麼好困擾的,我覺得生活中有這些小小插曲也蠻有趣滴呀。例如我們家的電視調整音量時,是會顯示數字的,當我覺得12格太小聲時,就按遙控器往上加,但因為我不喜歡13和14,所以即使13或14是最佳音量,我也不想讓音量停在這個格子裡。我可能會加到15,但就快到我喜歡的17了,所以我會試試看17,看它是否OK;如果17真的太大聲了,那我就「遺憾地」讓音量站在15或16好了。

這沒什麼好困擾的,對數字的強迫是種很小很小的強迫思考和行為,它不會觸動我的妥瑞抽動,也沒造成任何生活上的不方便!

當「數字強迫」遇上「完美強迫」

我這幾年在工作閒暇去學了繪圖軟體和網頁製作,也開始轉而從事這一行,我的作品常受到客戶的肯定,因為我有一種追求完美的強迫行為。例如製作flash動畫時,如果我感到人物的位置有點不太對勁,那我會再將它往左移一個像素,或往右移一個像素,有時光是上下左右移來移去,加上檢查播放效果好不好,就花掉了十幾分鐘。但我不在乎,因為每張作品就像我生出來的baby一樣,是有生命的,我要他們完美。

這些軟體都會顯示圖像的尺寸、角度和座標,那一樣會涉及到數字,例如x座標位在43px,y座標在105px。你知道我不喜歡43這個數字的,所以我想把它改成42,42會讓我舒服許多。可是當我改成42時,baby就長得不完美了><。這的確有點為難,但也沒那麼為難,我還是會選擇43,因為完美的作品讓我很快樂,感覺自己是個有靈魂的肉體,而數字所帶來的小小不自在感覺其實是可以忍受的!而且小忍個幾次就很能接受了!

有趣的是,「完美強迫」戰勝「數字強迫」後,當我在看電視調整音量時,就會比較樂意把音量停留在那些我不愛的數字裡,例如13、23。

啟發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無聊,既然數字強迫沒什麼好困擾,那講它做什麼?

因為我認為這個經驗帶給了我一些啟發呀,例如:

  1. 強迫思考是一股強大力量,用在有價值的事物上,可以創造別人一生都辦不到的成就;但是用在雞毛蒜皮的小事上卻會讓你浪費掉寶貴的天賦。如果太過執著於小事讓你感到很困擾、很煩躁,那你可以多接觸這個世界不同的事物,那麼有價值的強迫力量就會取代掉那些沒意義的鑽牛角尖。
  2. 通常原始的強迫思考也會比較大咖,例如對親人生死所感到的莫名擔憂,或對穢物所感到的噁心,那真的很惱人,也很難解。但你可以拿小咖的強迫思考來做練習呀,對數字的強迫就是一例。有了解決小咖的經驗和能力,要解決大咖就沒那麼難了。

與妥瑞的關係

「用一種想法取代另一種想法,用一種動作取代另一種動作」,這是解決強迫和妥瑞困擾的常用原則。我的妥瑞抽動深受強迫思考影響,所以練習替換強迫思考就很重要。不管是強迫或妥瑞,或是兩者都有,從小咖的先下手解決會是個有效的開始。

icon首頁 icon網站地圖
icon妥瑞的知識 icon妥瑞的新聞
icon看故事,學妥瑞
icon妥瑞小撇步
icon妥瑞電影、傳記、小說
icon妥瑞人的文與詩
icon腦的知識 icon腦的新聞
icon妥瑞連結
iconrsn這個人
icon寫信給rsn
icon討論區 - 妥瑞人自我研究另開新視窗
Tic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