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n的妥瑞網: 妥瑞氏症的快樂科學

尬霹靂舞 妥瑞氏症不見了

2010.04.15 【聯合報】記者王昭月/燕巢報導

樹德布雷金吳崇信
妥瑞氏症的吳崇信(中),在舞蹈中找到自己天地,他創設的「樹德布雷金」,找到許多熱愛地板動作的舞蹈同好。(記者王昭月/攝影)

罹患妥瑞氏症的大學生吳崇信,常不自主眨眼,發出倒吸鼻涕、咳痰怪聲,被視為特異分子,但沈浸Breaking(霹靂舞)舞蹈世界後,症狀似不藥而癒;他一手創設的「樹德布雷金」社團,就在校園尬舞尬出名堂。

「如果沒有跳舞,我現在很可能混跡街頭」,「這次紐約行,讓我找回對舞蹈的最初感動」,身材清瘦的吳崇信談起鍾愛的Breaking,眼睛射出光茫。

吳崇信現就讀樹德科大休閒事業管理系,大二那年,找了30名同學聯名發起「樹德布雷金」,為校內愛跳霹靂舞的學生,找到一個切磋舞藝的天地。

吳崇信說,念東方技術學院五專部時愛上了Breaking,2年級接熱舞社長。「跳Breaking,就是自在」,Bboy(霹靂舞者)大部分都以尬舞、展現舞技為最樂,現在他跳舞不只是競技,還是生活的一部分。

吳崇信說,他是妥瑞氏症患者,眼睛不停眨、臉部常抽動,還會發出咳痰等怪音,一天不下百次,看電影或在圖書館,總是引起側目,父母後來才知道是疾病,且無藥可醫。「跳舞後因為專注在舞步,這些症狀似都不藥而癒」。

愛跳舞的吳崇信,常與同伴出戰各種舞蹈大賽,廟前廣場、柏油路、公園,都有他們的蹤跡,練舞常練到手掌長繭、擦破皮,內傷處處,但仍不改其志。

今年初,吳為一圓探索Breaking發源地夢想,爭取到學校百萬築夢計畫資助,獨自飛往紐約40天,拜訪霹靂舞大師Ken Swift指導舞藝,把Bboy的「態度」帶回台灣。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為台灣教父級的霹靂舞者。

icon首頁 icon網站地圖
icon妥瑞的知識 icon妥瑞的新聞
icon看故事,學妥瑞
icon妥瑞小撇步
icon妥瑞電影、傳記、小說
icon妥瑞人的文與詩
icon腦的知識 icon腦的新聞
icon妥瑞連結
iconrsn這個人
icon寫信給rsn
icon討論區 - 妥瑞人自我研究另開新視窗
Tic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