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n的妥瑞網: 妥瑞氏症的快樂科學

Geek:科技狂熱者的特質

【zdnet】 2006/01/24 Matthew Broersma著.唐慧文譯
引用自:http://www.zdnet.com.tw/enterprise/technology/0,2000085680,20104049-1,00.htm

2000年尾網路公司泡沫爆破時,許多業餘和專業的投資人賠得連襯衫都拿去典當了。對金融市場而言,那是極為尷尬的時刻,也是太多人巴不得遺忘的時刻--不過,不是人人都如此。

有許多年,民眾對電腦與科技的興趣總是免不了與財富和權勢聯想在一起,「技客」(geek)於是成為時髦的象徵。科技公司突然間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享有以往唯獨音樂或時尚業才受到的注目。

的確,這些科技從業者一度享有的尊榮,在網路泡沫化中灰飛煙滅。但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在某種程度上,科技與科技人員的社會地位已升高幾級。起初因網路淘金熱而啟動的這股趨勢,最近又開始加速進行,助力與上一次不同,但力量更從四面八方凝聚。諸如摩托羅拉V3、iPod等林林總總誘人的技術,加上 Google和eBay備受歡迎的網路服務,已緩緩滲入廣大民眾的潛意識,激起社會大眾對科技的渴望。

我們都是Geek

RedMonk公司的IT產業分析師James Governor宣稱,多多少少熟悉一些新科技,已是現代人必備的條件。他聲稱,慢慢地,「我們全都變成技客」,即使許多人不願承認。

Governor舉例說,大多數女性可能不會自稱是科技通,但最近陪同他太太與一群女性友人談話時發現,某位女士一面掏出新款Windows Mobile智慧手機(smartphone)來用,卻否認自己是「技客」。Governor客氣地問她,是否把電子郵件同步化到這個攜帶型裝置--她是這麼做了。接下來引發一場有關行動電話設計的討論。「你會認為這些話題應該是和男性聊,而不是女性,」Governor說。

儘管Governor的評論可能帶有一些性別歧視的偏見,但卻也凸顯出熟悉一些科技日益成為常態,而不是特例。事實上,如果女性對科技的熱中程度可作為社會大眾的「技客指數」的話,那麼Governor所謂我們都是技客的主張或許有幾分真實性。

科技純熟度

最近英國科幻電視頻道做的調查發現,愈來愈多的女性可能已躋身「新技客」的行列。這項研究顯示,英國總計690萬技客中,有三分之一是女性。研究員說:「以前技客被視為形單影隻、令人尷尬、笨手笨腳的一群,但統計數據顯示,「新技客」很時髦,人緣好,而且影響力極大。」

這項調查描述的「新技客」年齡相對較輕(83%不到44歲),滿富有的(21%的家庭所得超過5萬英鎊),而且125%可能比一般人更常去酒吧、俱樂部等地。

然而,雖然評論者都同意科技熟悉度或許已提升,但對精通科技的中堅分子人數是否隨之增加,卻有歧見。技客的辯護者--主要是IT專業人員--堅稱,「技客」和「非技客」絕對有差別;前者具有開創新科技的熱忱與技能,而後者只不過是使用者罷了。

莎士比亞定義的技客

談到這些,就不免要問:究竟什麼是「技客」?他們具有什麼與眾不同的特質?

從字源來看,「geek」一詞與怪異有關。可能源起於中世紀日耳曼方言「geck」和「gek」,意指「愚笨」之意。例如,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在《辛白林》(Cymbeline)等幾部戲劇作品中,就用過「geck」的這個意思。

根據牛津英語字典(OED),「geek」的現代字義起初在20世紀初的美國俚語出現,仍泛指某種「怪胎」。OED提供的最早範例典出1916年出版的 Wells Fargo Messenger:「上周一個陌生的Wells經紀人來到本鎮;你從未見過比他更熱心的蠢蛋!」到1950年代,韋氏字典(Webster's)把這個字解釋為瘋狂的雜耍表演者,「演出項目常包括把雞或蛇的頭活生生地咬掉」。

久而久之,「geek」開始用來指某個過度沈溺於某事物以至於在主流人群中被邊緣化的人。今天的用法大致上仍保留此義,比方說,我們會用「geek」來形容某個對吸血鬼巴菲(Buffy the Vampire Slayer)傳說瞭若指掌的人。但如今,此字最常令人聯想到科技鬼才,特別是讓科技真正能派上用場的高手。

負面含意淡化

在字義演進的過程中,「geek」似乎大致已擺脫原先負面的暗示,不像「nerd」和「anorak」那般仍然普遍用來罵人。「geek」一詞的平反或許多少是科技界人士蓄意推動的改變,因為他們紛紛開始以「技客」自居,標榜自己的技術高桿。

就某種程度而言,「技客」與「駭客」(hacker)互有重疊。「駭客」特別用來稱呼技巧高人一等的程式設計師,儼然成為一種榮銜似的,但「駭客」仍帶有「技客」所缺的意涵。比方說,大多數人會同意,微軟董事長蓋茲是「技客」,不是「駭客」--因為駭客社群可能覺得微軟的技術和蓋茲征服世界的野心恐怕與駭客的信仰格格不入。

新機器的靈魂

相對於「新技客」(New Geek),傳統「技客」的概念似乎源自於科技界,以及科技界通常吸引的怪傑--例如衣櫃裡掛滿同款服飾,而且樂於蒐集街上廢棄菸屁股來抽的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隨著電腦開始變成社會上重要的一股勢力,描繪非技客的非文學作品,例如Tracy Kidder所著的《新機器的靈魂》(Soul of a New Machine)、Steven Levy的《駭客》(Hackers)和Robert X. Cringely的《意外的帝國》(Accidental Empires),紛紛向社會大眾介紹隱身於電腦幕後的技客--那群精通並沈迷於電腦技術、但拙於人情世故的電腦英雄。正是這群技客在1970和1980 年代開創出現代電腦時代,廾於1990年代開啟商業化的網際網路紀元。

緊接著,近年來,一般民眾開始熟悉一群開放原始碼與自由軟體界的人士,例如Linux核心(kernel)的創始人Linus Torvalds、自由軟體基金會(FSF)的Richard Stallman,以及開原碼宣言的作者Eric Raymond。這些人物驗證民眾對技客「有點怪異」形象的想像--離群索居、不善社交等等。

例如,Stallman就有孤單的童年,至今仍保持極不妥協的個性,這在Sam Williams 2003年出版的傳記《Free as in Freedom》有翔實的敘述。Williams當年在此書出版接受訪問時評論:「他的言語具有很大的魅惑力,但他的個性也有令人避而遠之的一面。他是個控制狂,對細節很挑剔。」

自閉 = 技客?

現在,常有人把這種程式設計師典型的個性,與泛自閉症障礙症候群(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ASD)相提並論,特別是Asperger症候群。Wired雜誌甚至對矽谷出生的自閉症兒童人數進行長期追蹤調查,但目前為止尚未能證明電腦工程師社群與自閉症有任何關聯性。雖然Asperger型方人格特質與電腦程式設計才能的關聯性尚未能確立,但的確存在許多真人軼事。Hans Asperger本人即寫道:「在科技與藝術界成功人士的身上,似乎存在某種自閉(autism)的特質。」

但對自認為是正宗「技客」的人而言,個性特質不是重點,重要的是「技客」必須有讓科技為世人服務的熱情,而且有能力自己建立起一套可運作的系統。程式設計師普遍受人敬佩,但不是因為名氣大或社會地位高,而是因為他們寫的程式品質好。

這種讚賞甚至帶有美學觀點,是非程式設計人員常覺得訝異的。自由程式設計師Jez Higgins說:「當人們談論程式碼好不好的時候,標準在於會不會很醜惡。受人稱讚的程式既簡單又優雅。」這種美學觀外界可能忽略,但對「技客」來說卻是很重要的主題。例如,Stallman據說就是美食主義者,對飲食很講究。

icon首頁 icon網站地圖
icon妥瑞的知識 icon妥瑞的新聞
icon看故事,學妥瑞
icon妥瑞小撇步
icon妥瑞電影、傳記、小說
icon妥瑞人的文與詩
icon腦的知識 icon腦的新聞
icon妥瑞連結
iconrsn這個人
icon寫信給rsn
icon討論區 - 妥瑞人自我研究另開新視窗
Tic to Top